毒宠倾世

《毒宠倾世》姜少司,半夏

主角:姜少司,半夏

作者:佚名

作者 佚名的小说目录

分类:言情小说

《毒宠倾世》大结局,下拉式,漫画,3D,动漫,电影,电视剧

最后更新:2024-04-16 21:17:40

全文阅读>>>

    有些人,一旦遇见,便一眼万年;有些心动,一旦开始,便覆水难收。

    初见,她一身男装,淡青色衣衫,玉冠束发,腰间一支龙凤玉笛,手执折扇,眸似星辰,倾世容颜。

    一支龙凤玉笛,一柄圣灵软剑,人说圣灵一出,必然血染八方。

    爱恨情仇的血雨江湖,风云诡谲的十国之争。

    《毒宠倾世》精彩片段赏析免费阅读: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房中之人歇斯竭力的叫喊,屋外之人焦灼的来回踱步.

    屋外的男子一身紫衫,玉冠束发,五官俊逸,就像是一个出生贵族的风流公子。

    终于,一声婴儿的哭声,让屋外的人心稍微放下几分,可依旧紧张的看着屋门口,有期待,有担忧。

    谷主,夫人生了个小千金,母女平安接生婆笑着将孩子抱到被称为谷主的男子面前。

    好好好男子连说三声好。

    我老鬼有女儿了,通知下去,谷中宴席,连庆一月,为少谷主贺这降生之喜淳于鬼看着怀中的孩子笑道,摸了摸她肉嘟嘟的小脸,便转身直接进了产房。

    是!得了命令的人开心的退了出去,这可是谷中的大喜之事,谷主和夫人成亲十几年才生了如今的少谷主。

    这谷中也没那么多规矩,什么男人不能进产房,他淳于鬼可不守这些繁琐的规矩。

    芸儿,怎么样了?淳于鬼快步来到床前,柔声问道,语气里满是心疼。

    我没事,我看看,我们的孩子床上的女子,清新淡雅,虽然刚经过生产,但眉宇之间仍旧风韵不减,虽到中年,却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好淳于鬼温柔的笑着,轻柔的将怀中的孩子放在女子身侧。

    呵呵...这孩子不哭也不闹,你看,她嘴角还带着笑呢,我还是第一次见刚生下来的孩子,只哭了一声,就不哭不闹,反而笑着的女子侧身看着怀中的孩子,满脸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说明我们的孩子,会开开心心一辈子的男子伸手将女子散落在脸上的碎发拢到她耳后,面上带着温柔的笑。

    夫君,你说,给她起个什么名字呢?女子微微抬头看向男子问道,声音柔和,像是怕吵到怀里的孩子一般。。

    你看,这孩子,左肩上的胎记像什么?淳于鬼轻轻的撩开包裹着孩子的一边被角。

    像是...谷中种着的那半夏,开花之时桑子芸轻声道。

    嗯,就叫半夏吧,正好,现在正是五月之半,况且,那半夏花开之时,也像是绽开笑脸的娃娃一般淳于鬼柔声笑道。

    好,半夏,小半夏,你阿爹给你取的名字可还喜欢?桑子芸伸出手指去逗弄身旁的孩子。

    你看她,笑得很是欢喜,定是很喜欢淳于鬼看着母子俩人,心里很是感激,人生能得一挚爱之人,得一如此可爱的孩儿,还有何求。

    可是,我担心...桑子芸突然蹙眉抬头看着淳于鬼。

    无需担心,你看她不是健健康康的么淳于鬼知道她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芸儿从小在毒物中长大,常年泡药草练就百毒不侵的身体,这也是他们一直没有怀上孩子的原因,如今好不容易怀上,生下了小半夏,他自然知道她的担心。

    嗯,我一定,会让她健健康康的长大桑子芸轻柔的抚着孩子的小脸蛋儿,红彤彤的,甚是可爱。

    小夏夏放心,阿娘,一定会护着你,不会让你出事的。

    谷中谷主得了爱女,谷中连贺一月,更是放出消息,昭告中州大陆十国上下,这一月内,凡是到他淳于谷来求医之人,全应,且不需要任何报酬。

    这消息一出,谷外便是排满了人,虽说谷主不要回报,却还是给小谷主带来了出生之礼,毕竟是小谷主的出生,他们才能来到这里医治。

    一月已过,桑子芸担心的事,还是发生了,小半夏终日不哭不闹,睡着也不醒来,像是死去一般一直睡着,都三日了。

    夫君,怎么办,这几日我能用的方法都用过了桑子芸在淳于鬼的怀里,眼睛都哭红了,声音里带着些许抽泣之声。

    没事没事,我们的女儿福大命大,一定会没事的淳于鬼轻声安抚着她,他们担心的事,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我去雾山一趟,阿爹肯定有办法救我们的女儿的现在她无能为力,这天下,也只有阿爹桑决能救女儿的命了。

    好,我们一起去

    这这中州十国最有四处最难进入的地方,雾山之底也是其一。

    雾山之底,终年云雾缭绕,雾中有剧毒,不是谷中之人,必然踏不进半步,山底谷中住着苗疆三十六寨之主桑决。

    还有一处便是云山之巅,在十国最高的云山之上,四面峭壁悬崖,上面有一隐世家族,姜家,建府名为姜云府,姜云府现任家主,乃是武林之主,姜煜乾。

    少主桑子芸一入谷中,便有人来相迎。

    我阿爹在何处?桑子芸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谷主在药楼炼药

    是

    往谷中深处去,一条黑色石子路,蜿蜒数十米,尽头一栋两层九角阁楼,依稀泛着淡绿色的光,是剧毒的征兆。

    不过,那里常年如此,桑决是个爱毒如痴的人,自从深爱的女子去世后,他便几乎日夜都在药楼之中。

    阿爹一进屋,就看到了那个围绕着药炉的老人。

    芸儿?你终于知道来看我这个糟老头了桑决停下手上的动作,转头看到了他的爱女,立马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阿爹,救救您的外孙吧桑子芸眼眶中的泪水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外孙?你们都有孩子了?都不告诉我老头一声桑决做出生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阿爹,你先看看孩子吧淳于鬼在一旁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哼,你骗走了我女儿,如今还这样凶的对我讲话桑决一把抢过桑子芸手中的孩子,对着淳于鬼冷哼了一声,转身往里屋走。

    阿爹桑子芸叫住他。

    别进来桑决头也不回的进屋关门。

全文阅读>>>

佚名的作品
好书推荐